生猪期货9月合约逼近23元/公斤 国家发改委召集头部猪企“保供稳价”

7113影院免费看大片 https://www.7113.xyz

  不同样本来源、统计方法,价格数据会略有不同,但是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,猪价近期反弹幅度确实较为明显。

  7月4日,生猪期货大涨,主力2209合约盘中触及涨停,最高至22755元/吨,这还是在上周取得了近9%涨幅基础上实现的。

  另一边,生猪现货延续6月下旬的上涨。百川盈孚数据显示,当日生猪均价为生猪均价20.96元/公斤,单日涨幅为5.49%。该机构指出,“屠企到场货源减少,目前市场看涨情绪仍旧浓厚。”

  上述表现符合业内此前预期。国内一家头部养殖企业人士近期便反馈称,二季度开始,部分规模化养殖场存在二次育肥、压栏惜售的情况,使得屠宰环节收猪困难,加上行业已经持续亏损较长时间,使得猪价淡季上涨。

  针对近期生猪价格出现过快上涨的情况,7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组织行业协会、部分养殖企业及屠宰企业召开会议,深入分析生猪市场供需和价格形势,研判后期价格走势,研究做好生猪市场保供稳价工作。

  而受到猪价超预期反弹影响,当天猪肉股领涨沪深两市,牧原股份、正邦科技等多只个股涨停。

  只是,生猪行业的预期真有如此乐观?

  压栏惜售博弈消费淡季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生猪市场保供稳价专题会议的逻辑,可能在于猪价在消费淡季上涨至历史高价区间。

  “价格上涨是确定的,淡季看到18元、19元的价格不过分,旺季应该可以达到20元以上。”上述养殖企业人士6月中旬指出。

  可见,对于猪价上涨业内此前已有预期,但是仅仅用了十几天的时间就涨到20元的高价,却是始料未及的。

  先说现货市场。数据显示,7月1日,22省市生猪平均价为20.2元/公斤。同日,百川盈孚追踪的全国生猪均价为19.87元/公斤,至7月4日升至20.96元/公斤。

  二看期货市场。至7月4日收盘,近月合约,即代表今年7月交割的生猪期货合约报收20340元/吨,略低于上述现货价格。主力2209合约,盘中则创下了22.75元/公斤的高价。

  无论是现货,还是期货价格,现在都已经处于历史相对高位。

  要知道,从2007年算起,国内生猪价格多在10元-20元/公斤区间运行,只有2019年8月到2021年4月期间受上一轮猪周期影响,持续超过上述价格运行区间。

  从历史价格上看,当前20元/公斤的猪价已经不算低了。

  而在上述人士看来,每公斤18、19元的猪价已经算是“比较舒服”的价格区间,围绕这个价格是一个比较健康的运行区间。

  不过,现在猪价显然已经超过上述水平,甚至看起来仍有上涨余力。

  而对于价格的快速上涨,已有不少机构反馈当前市场存在一定压栏惜售的情绪在内,“规模化养殖场二次育肥、压栏,导致现在市场供应偏少,同时行业已经持续亏损很久,好不容易熬到赚钱的时候,有一定情绪在里面。”

  百川盈孚则指出,北方地区受大范围降雨影响,部分地区出猪困难,市场交易减少,而散户猪源相对较少,规模猪企生猪上市有一定的减量,导致贸易商竞价积极性增加,不少猪企溢价成交。

  截至目前,被发改委召集参会的6家养殖企业6月份销售数据还未公布,但是比较5月份销售数据可知,除天邦股份环比微增0.77%外,其他猪企当月销量均环比下滑。

  其中,头部前三家公司当月销量下降幅度在7%左右,正邦科技、大北农两家公司则环比下滑超过18%。

  还需要指出的是,经历过上一轮周期后,国内生猪行业集中度已经明显提高。若上述产能靠前的头部公司出栏量下滑,市场供给难言宽松。

  所以,此次发改委召开专题会议,亦旨在分析近期生猪市场供需和价格形势,提醒相关企业保持正常出栏节奏、避免盲目压栏,并提出不得囤积居奇、哄抬价格的要求。

  养殖企业暂获喘息

  受益猪价上涨,养殖企业会迎来阶段性的喘息机会。

  “去年上半年以来,饲料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,对公司单位养殖成本的影响约为1.5元-1.8元/公斤……”牧原股份近期接受机构调研时指出。

  该公司今年5月生猪养殖完全成本相较4月份略有降低,完全成本略低于16元/公斤。

  上述养殖企业人士也反馈称,受到豆粕、玉米等处于高价以及今年无法进行饲料替代等因素影响,今年每公斤生猪养殖成本提升1元左右,“去年可以达到16元以下,今年则在16元到17元之间。”

  中原期货5月下旬统计的成本数据显示,新希望将近19元/公斤,正邦、天邦接近20元/公斤。参照上述生猪现货价格,当前行业几乎全员越过盈亏平衡线,并可以实现每公斤2-5元左右的毛利润。

  上述判断与部分行研机构追踪的利润数据基本相符。

  百川盈孚数据显示,今年初以来,生猪养殖业持续亏损,并一直延续至5月开始跨过盈亏平衡线,后随着6月下旬猪价的连续反弹,养殖利润最高已经扩张超过5元/公斤。

  不过,现阶段也只能视作阶段性的好转,后续能否持续仍然存疑。因此从上涨驱动力上看,本轮猪价反弹要显著弱于2019年。

  本报6月中旬《硬核投研》栏目指出,“2019年,彼时猪价上涨的核心逻辑为,2018年开始的非洲猪瘟疫情对国内生猪存栏的毁灭性打击”“本轮猪价上涨驱动逻辑又不一样了……价格上涨驱动力,变更为行业持续亏损,所带来的产能以市场化的方式退出”。

  基于此,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,驱动力不同,猪价潜在的上涨空间和上涨速率自然不同,不说40元的高点,即便是30元的猪价恐怕都难以再现。

  若考虑到上述饲料,以及防疫成本等因素,猪价可能会在原有10到20元区间有所上调,但是上涨空间相对有限,而这会限制上市猪企利润率的提升。

  道理很容易理解,2019年高点,猪价每公斤超过40元、成本约15元左右,每公斤毛利达25元。本轮生猪现货即便涨到23元,成本按17元计算,每公斤毛利也不过6元。

  相当于,每头生猪(110公斤标准出栏体重)可盈利550元,这一水平几乎达到了每轮猪周期单头600元毛利的峰值。

  从上述角度来看,猪肉股的投资价值明显低于2019年至2020年,短期股价的上涨更多是二级市场情绪主导,还未从上一轮周期的惯性思维中走出。

  还要特别强调的是,上述行业利润的快速修复,只是建立在惜售、压栏导致的供给端阶段性收缩下实现的,中长期来看,行业供需关系仍然在从过剩向平衡过渡。

  此外,二季度猪价的反弹、养殖业利润的快速恢复,也不利于产能的持续退出,从而不利于价格上涨的持续。

  20元/公斤的价格,可上可下,波动空间却已不大。

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上一篇:

下一篇: